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态 > 公司动态 >

这种竹杖是使用筇竹制作而成

邵晓峰

邵晓峰

  焦点提示>>>

  宋代罗汉图像中的家具形象对付本日的艺术设计来说亦不无开导性,不单可以补充我们图像常识之不敷,富厚我们的想象力,并且可以操作今世家具行业良好的制造本领使一些看似奇异的罗汉所用的家具成为现实,拓宽世人心目之中的家具观念与泛起方法。

  罗汉图像于中晚唐鼓起,于五代、宋元流行,传承至明清时期。其壮盛期以两宋时期最为突出,这一时期的罗汉图像中的家具形象具有奇异性、现实性与文人性并存的根基特征。

  李嵩《罗汉图》中的长凳与香几

图1  南宋 李嵩《罗汉图》,绢本设色,纵104厘米,横49

图1 南宋 李嵩《罗汉图》,绢本设色,纵104厘米,横49

  李嵩(1166-1243)是南宋著名院画家,其《罗汉图》(图1)中所画长凳与香几异常精细,不只表此刻做工与装饰上,还表此刻怪异的造型上。

图2 南宋 李嵩《罗汉图》中的长凳线描图

图2 南宋 李嵩《罗汉图》中的长凳线描图

  罗汉所坐长凳(图2)出于李嵩的经心设计,因为这在其时的条件下是很难建造完成的一件奇特家具。它除了周身充满精美的卷草纹、团斑纹以及小壸门洞内含云头纹之外,最奇妙的是凳足的设计。它没有遵循传统壸门托泥式独坐榻的设计法,而是在四角安顿了四足,但足与凳面与牙条的毗连没有按通例的椅、凳设计要领,而是打仗毗连面很小,近于现代的金属焊接法。

  由图中的一些细节可见,很难以现实的榫卯相连,纵然有榫卯,以木质的强度而言,也很难遭受人的体重。四足坐具的凡是做法是将四足安顿于坐面内的靠近四角之处,不管其间隔边角几多,都是以可否正常布置榫卯之法为宜,但李嵩所画形象浮现的是四足大部门设于坐面之外,与坐面边角的毗连处甚少,这样自然会引起实际利用者在安详性上的担心。别的,足上端跨越坐面约6cm(按比例折合),这些部门俨然成了重要的装饰元素,也是一种稀有做法。

图3 南宋 李嵩《罗汉图》中的香几线描图

图3 南宋 李嵩《罗汉图》中的香几线描图

  画中香几(图3)也显得与众差异,其设计的焦点元素是六边形(这与前述长凳的足断面是一体的),主要由三部门构成:几首、几身、几座,同样是环绕着六边形来展开。在几首与几身之间有一个由若干逐层变革、巨大而精美的装饰单位组成的较为巨大的束腰。几首是几发挥根基成果的部位,个中的几面主要用来承载香瓶、香炉之类的焚香器具,画中的几面周围有围栏,其布局有两层,形同楼阁中一个六边形带围栏的观景台的微型版。很多宋代家具布局源于修建是自然的,可是在几面上做这种实验是极为少见的,至少笔者在厥后的明清家具中尚未见过。

  由此可以看出李嵩在实际作画时的别具匠心。对付这两件家具(长凳与香几)在画中的布置,有两种大概:一是李嵩通过实际调查而得,香几虽巨大怪异,可是被加工建造的大概性照旧有的。就长凳而言,也许现实中简直存在,只是李嵩在美化处理惩罚时过度浮夸了怪异性而忽略了布局的公道性与可行性。二是源于李嵩的想象,他以斗胆奇妙的艺术构想设计了这两件家具,其出彩的要害之处主要源自他的天才缔造。

  其他宋代罗汉图中的家具

  在其他现存的一些宋代罗汉图像中也反应了一些奇特的家具形象,譬如南宋周季常《五百罗汉·应声观音》(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南宋佚名《六尊者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南宋佚名《写经罗汉图》(海内私人藏)、南宋佚名《罗汉图》(日本静嘉堂文库藏)均有必然的代表性。下面我们以南宋佚名《罗汉图》(日本静嘉堂文库藏)作详细理会。